目前分類:閱讀心得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 殺人十角館(十角館の殺人)
2. 殺人水車館(水車館の殺人)
3. 殺人迷路館(迷路館の殺人)
4. 殺人人形館(人形館の殺人)
5. 殺人時計館(時計館の殺人)
6. 殺人黑貓館(黒猫館の殺人)
7. 肢解屍體之謎—殺人方程式1(殺人方程式 切断された死体の問題)
8. 魔女狩獵遊戲-紅色殺人耳語(緋色の囁き)
9. 人偶王子的魔咒-黑色殺人耳語(暗闇の囁き)
10. 童謠的死亡預言(霧越邸殺人事件)

11. 殺人鬼(殺人鬼)
12. 屍體長髮之謎—殺人方程式2(鳴風荘事件 殺人方程式2)
13. 殺人鬼逆襲(殺人鬼II 逆襲編)
14. 推理大師的惡夢(どんどん橋、落ちた)
15. 小丑的安魂舞─黃昏殺人耳語(黄昏の囁き)
16. 眼球特別料理(眼球綺譚)
17. 怪胎(フリークス)
18. 殺人暗黑館 【上】(暗黒館の殺人)
19. 殺人暗黑館 【下】(暗黒館の殺人)
20. 最後的記憶(最後の記憶)
==================================================
綾辻行人是日本「新本格派」推理代表作家,
(不過也寫本格恐怖小說就是)
去年10月還來台辦簽書會呢。
他最為人熟知的應該是「館系列」吧,
第一集「殺人十角館」都已經是1987年的作品了,
當時他說要寫齊十本以不同玄秘建築物為主題的推理作品,
不過目前也只到第八集《びっくり館殺人》(中譯本尚未出版)而已,
現在只希望他十年內可以寫滿十本「○○館」、大功告成了。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到全家拿了所訂的哈利波特中文版第六集,剛才順利看完。

有一些感想(絕對有地雷在):

1.          鄧不利多死得很冤。花那麼大力氣喝下魔藥而垂死才拿到手的,竟然是假的「分靈體」!

2.          既然要喝魔藥才能到手,那麼R.A.B.(作者受訪時認為,如果有人猜R.A.B.是天狼星的弟弟Regulus Black,的確是個「fine guess」,當然她沒有證實是或不是)又是怎麼拿到分靈體小匣子的?就算他是用喝的好了,魔藥空了,怎又自己冒出來?

3.          鄧不利多的死亡後續好像淡了點,莫非是為「復活」留後路?曾有人問作者,佛客使(Fawkes)在第七集是否會有什麼作用,而她拒絕回答。若要復活,似乎這隻鄧不利多的私人鳳凰(並非校方財產),會起關鍵作用。

4.          石內卜真的這麼單純嗎?就是一個佛地魔的臥底?書中並未交待為何鄧不利多一再強調自己「絕對相信他」(但鄧不利多有講「我知道得比你多」),也許石內卜在第七集又要翻陣營了(真是古怪難懂之人)。果真如此的話,那麼鄧不利多詐死的成分很高。但這招也是危險,如果馬份或其他同黨下手,而不是石內卜下手的話呢?不過也許沒差,他早就安排好後路,所以誰殺了他都會一樣....。

5.          原來混血王子是指石內卜,我看到一半還以為是指佛地魔(他也是麻瓜和純種的後代不是嗎)。本來也以為那本混血王子的魔藥學課本也是分靈體之一。

6.          這集佛地魔本人沒有出現,只有一直從儲思盆看到他過去的故事,有點無聊。作者說是他最滿意的一本,但似乎仍有一點差距。

7.          先寫到這裡,想到再來補。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該怎麼說

可能因為我都把它當成推理小說(?)一樣,看得太細了吧

有些作品都會看出BUG...

例如:

"活路"25(台灣皇冠版)提到,「易琳和冷若冰的見面,是在冷若冰把她帶到我這裡來的一天之前」

但第40頁卻寫著:「第三天下午,溫寶裕真的把易琳帶來了」

這裡頭有兩個BUG:

1.前面說是冷若冰帶來,後面卻變成是溫寶裕帶來

2.前面說她們見面(溫寶裕也在場),是來見衛斯理的「一天前」,後面卻說是見面後「第三天」來到衛斯理家....

大概是寫到後面忘了前面的設定吧!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像是"真實幻境"一書,

金維和衛斯理離開研討會後到他家喝酒

喝完了睡著,但衛斯理醒來只看到金維留字條:

「突然想起事情,先離開,再聯絡」

可是後來金維自己的描述卻是,

他因為都市空氣不舒服而跑去山上,

結果被鷹群帶到雞場去--這有個BUG

這樣直接去雞場了,又怎麼會回去留字條?

就算先折回去再跟鷹群走,也應該是留「鷹群有事找我幫忙」吧,

或是乾脆把衛斯理叫起來,而不會是「突然想起事情」。

果然,後來金維的說法變成了,

他打電話到衛家"留言"...和前面寫的"留字條"有出入~

 

還有一個是白天/晚上設定不清的問題.

明明金維和衛斯理喝酒喝到一半,

研討會主辦人還打電話來求救的

(可見研討會還在進行,很可能還是白天)

但是後來內文卻寫到「前一天晚上我和金維的討論」

言下之意他們是晚上在喝酒了。

但這不太合理:

1.他們是去研討會不久就回來的,應該不會一下子就晚上

2.那種研討會,不像是白天會持續那麼久到晚上的

3.就算已經是晚上好了,那喝完酒豈不是更晚了...

大半夜的金維跑到山上還看得到鷹群?....

看他的描述應該沒有"晚上在山上"的感覺......

所以到底白天還是晚上,有一點搞混了.

不過這是比較次要的BUG,也許可以忽略吧....

 

再從情節上來說,從"原形"延續到"真實幻境""成精變人"其實是有一些不是很合理,如果可以用「造人機」變人,那麼那隻大公雞應該就可以透過它變成人了吧,何必還在半成精狀態...

似乎是作者在寫"原形"時沒有設想到後面要怎麼再發揮雞場的部份,感覺上是設定為「動物到了那個地方,會因為某種磁場而自己慢慢成精」,但是這和「造人機器」是兩種不同的設定.....所以也有些不連貫感。

而且紅綾和白素那一個月都待雞場,那吃的東西怎麼辦?難道他們早知會待一個月,所以早買好大量糧食儲備在雞場裡?就算儲備,吃的東西可以帶到幻境去嗎?

我個人覺得"造人機"以及"不斷複製/死亡/成人"的設定相當有趣,只是背境弄成「幻境」是相當失敗的,因為有太多不夠完備的設定存在,致使讀起來有很多漏洞了.....如果不要設為幻境,設為「真實世界裡有一台造人機」,也許就合理多了。

 

至於為什麼會設為幻境?應該又和"原形"一書中間寫到的東西有關:衛斯理遇見三年前死去的老人。後來只好解釋為是「相互進入幻境」。這一段也是怪怪的,說不上來,有點像是原本想寫什麼,但寫到後來卡住,所以突然轉向為「雞場是幻境」.......

 

以上是這兩天重看這幾本舊作發現的一些東西

我猜還有很多可以檢討的地方吧

不過這可也正是倪匡的創作原則導致的:寫完不重看,&不准他人改他的書稿(我猜,有的編輯可能有發現前後不吻合,但無法幫他改吧!

 

雖然看了有點不舒服,認為可以再用心一點,但也沒有辦法,誰教我從小喜歡看他的作品呢!可以算是瑕不掩瑜吧~就像李白寫詩有時韻腳不完整,大家還是會容忍的....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