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Do That!

No Is No!

在日本時天天講的「ダメなことはダメです!

變成世界通用(?)版的「No Is No」了,

齊藤太太牽到開普敦還是齊藤太太,

威力不輸在日本時啊。

面對兩個在南非的「白人」做這種事,

弄得不好的話會被以為是在挑釁呢。

不過週遭也有很多黑人就是了,

看看會不會變成點燃黑白大戰的引信。

 

最終回這所謂的「開普敦」街景,

一開始看覺得頗有那外國氛圍,

但是到了罵白人之後的最後一幕,

整個向水邊的欄桿扶手拍過去的時候……

這這這,怎麼很像是橫濱的紅磚倉庫那邊的感覺?

右手邊是紅磚倉庫,

往前去就是「唯一的愛」裡頭男女主角碰面的那個扶手處……

然後那一堆黑人以及白人都是臨演。

去找了一下外景地網站,

並未確認到底是在哪裡拍的,

是真的很有橫濱的感覺就是了。

 

柳川那票高中生說「多珍重」很老氣,

綾子等女高中生說「要寫信」不是也很老氣嗎?

除非開普敦不能上網,

不然寫個部落格啊,留個E-Mail啊,

要寫多少就有多少。

當然若綾子是個喜歡手寫信的女生,

那就另當別論囉。

在數位時代仍能保有這樣的類比做法,

也算是不錯的。

不怕不寫信,只怕齊藤太太寫的信都變成說教文吧。

 

第一集亂丟瓶罐的那個女人,

中間曾經在另一集串場過,以彰顯「齊藤住院,真野代打」的效應,

結果最後一集又出現了,

這次變成間接促使兩人和好的催化劑,

也算是有做到功德以及(為亂丟過的瓶罐)贖罪啦。

前後出現在那兒的齊藤和真野都指責她,

綾子她們又剛好經過,補上一句「妳們和好啦?」,

一切就順理成章地往和好的方向加速而去了。

我想兩人也是早有意要在分離前和好,

只是缺個適當時機罷了。

還是說這人其實是齊藤太太安排的「暗椿」?(笑)

 

最終回的前半有點拖戲,

比較好看的還是在畢業典禮後,

真野跑到機場去的部份。

一般這種「趕到機場去送行」的,

多半是男女之間,或是親子之間,

朋友之間,而且是這種「媽媽朋友」之間的,

還真是第一次看到。

 

兩人還在機場坐下來大談未來的「各種可能」,

是說真野太太的想像力也太豐富了,

各個階段的難題都早已設想好了,

還是那只是她早已設定「我希望能有很多問題找齊藤太太商量」,

才會故意去找出那麼多問題來?

 

比較遺憾的是未能聽到真野太太的致辭全文,

光聽她在家裡練習時的開頭處就覺得很好笑了,

若能聽她講完全文一定很精彩。

能再唱上兩首「真野若葉的正義之歌」就更棒了。

創作者介紹

私的な好日部落格。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