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說去,
關鍵是在鐵平在池邊和將軍講話時,
大介突然出現,
才會聊到大川生病的事。
不然,大介也未必會當下出手的吧。
只是,生病之事大介遲早還是會知道,
鐵平不經意講到此事,
也只是加速大川的敗亡而已。
所以即使沒有父子(?)雨中對話,
這件事還是會發生的。
更何況美馬又一直在敲邊鼓。
 
將軍一聽到他要去通產省,
又是馬上游了開去。
這是不是勸鐵平「不要去通產省」?
上回說要興建高爐,
將軍好像也是不太支持地游開。
如果牠真的這麼靈(人家是白龍王,牠是金鯉王?),
那鐵平應該可以去向牠爻杯,
問問看「到底是誰害我岳父!」

 
這樣子,早苗的地位就整個沒了。
既然姻親關係變成無用,甚至變成了負債,
她沒有被相子等人強加趕出門,
可能就已經很偷笑了。
早苗一旦知道芙佐子與鐵平的關係,
不知道會不會聯想到「相子與大介」的關係?
然後自己覺得某一天會變成寧子那樣的命運......。
不過鐵平畢竟不是大介,早苗要對他有信心一點。

 
有趣的是,新媳婦萬樹子都已經看到相子用腳去勾大介的腿了,
應該知道相子在這家裡的黑手地位了。
但看預告,怎麼她還會選擇「嗆相子」呢?
這是讓我有點不解。
更何況她不是還相子牽線促成的,應該會更多一分敬畏在才是。
這是因為她太白目,還是她仗著大介疼銀平,
不想委屈自己拍相子馬屁?

 
大介在那個早上下決心捅大川議員一刀時,臉部的表情扭曲來扭曲去。
一開始,是有點「我真的要這麼做了嗎?」的表情,還有一絲絲猶豫在。
但過了一陣子就突然兇狠起來,
彷彿在說「不能怪我,我是為了保護阪神銀行!」
然後,他就拿起電話了。
這一段雖無任何台詞,但以表情來感受內心的掙扎與下決心,
也是挺有趣的。
其實在權衡下,聰明人都會知道該選擇大藏大臣,
畢竟先阻止三榮去併購別人,
才是阪神眼前的唯一生機,
什麼兩年後的事,又哪裡管得著呢?
先求「活下來」才重要。

 
雖然一樣是「力挺女婿」,
但在這齣戲裡的大川議員,
我覺得比「白色巨塔」裡要可愛多了。
瞧他拿著鐵平與國外簽約的報導笑得合不攏嘴,
就知他對這個女婿是很感到驕傲的。
連自己病況不佳,都還抱病去通產省發脾氣,
(發脾氣是要耗體力的!)
他對鐵平說「視你如親兒子」,我相信是真的。
大川議員即將完蛋,
那麼通產省是否又會開始倒向帝國呢?
如果是這樣,來自第一煉鋼的生鐵來源就又要出問題了。
沒有了岳父庇護(至少幫了他三回以上吧?)的鐵平,
未來就沒人能為他出頭了。



 
二子與四四彥的事,
無巧不巧被相子聽到了,
這下可好,就算鐵平再力挺,
恐怕難擋相子與大介聯手阻擋。
而四四彥他那個老爸,應該也是比較傾向於「不贊成」吧?
看來兇多吉少了......。

 
芙佐子的身世,該不會是「鐵平之妹」之類的吧?
如果爺爺是那種會對寧子怎樣的人,
那麼他也跑去對芙佐子的養母怎樣,因而生下芙佐子,
也就不奇怪了。
但也可能她真的是芙佐子養母,
只是,是代替鐵平爺爺養私生女而已!
當然以上目前仍純屬推論啦。

 
萬俵家即將整個混亂起來,
在家裡又沒人能商量,
所以芙佐子這個「局外人」的商量身份,
料想會發揮更重要的「讓鐵平振作」之功能。
但心靈上振作不代表就一定能克服現實中的問題就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rosd 的頭像
horosd

私的な好日部落格。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