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在樓下了~

這一屆的「雙巫鬥法大賽」,由早坂勝出!
一直到早坂從牆角悄然現身,
幫桑野量好血壓、脈搏,聽完診為止,
整個過程真的是高潮迭起,絕無冷場!

早點投降吧! 

隨身碟呢!

這次的鬥法,一開始就由早坂掌握了主動攻擊權,
她幸運地拿到桑野視同命脈的隨身碟,
得以在桑野幾乎無力反抗之下,獲得進去參觀的機會,
(沒看到她說「我在樓下」時,露出來的那奸笑嗎XD)
而桑野也一如預期,趁早坂分心於小滿與小健時,
一把奪過他的隨身碟並鎖上門,成功化解危機。

喏!在這!

準備發難!
 
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我覺得可能由於小健對於害早坂分心很愧疚吧,
所以在桑野再次昏倒後,
牠就急急衝到隔著兩邊的塑膠板那兒,
提醒大家看上面的字樣「緊急時可打破」,
也因而早坂軍輕而易舉攻入桑野軍的外圍陣地。
如果不是落地窗鎖著,大概整個早就殺進去了。

這麼高,我不行!

發現破解之道!

亢龍有悔!

再度昏倒
 
雖然桑野醒來後,悄悄放了東西抵住落地窗,
但是早坂難得細心(?),發現了奧妙,
就趁他在和小健交手時,
兵不血刃地悄悄攻占了桑野家。
這樣應該可以算「秒殺」吧(笑),
完全沒有桑野抵抗或叫囂的餘地。

我在工作,吵什麼!

妳進來了?奈安呢?
 
小健很會插縫隙,
落地窗開一小縫固然能阻止人進出,
卻阻止不了靈巧的牠呀。
而且小健也是好心幫他「清理」地板上的牛奶,
搞不好牠還覺得很無辜,
「我幫你舔乾淨,你還趕我走?」
(而且還要拿兩本書去趕,不敢用手碰牠,真是沒誠意的)
我覺得小健成功突破對方防禦工事,
達成攪亂敵人軍心的效用,
應該是早坂軍這次擊潰桑野軍的關鍵喔。

今日小健

還好兩人所處的環境,
不是「男女授受不親」的古代。
不然,桑野的抽象「聖地」都被早坂攻破了,
那麼桑野應該不是下嫁(?)早坂,
就是要跳樓羞憤而死了吧。
雖然這樣比喻有點怪,但我不禁有這樣的怪想法(笑)。
 
其實醫生和病人,原本就是醫生較有優勢,
像是醫學知識、對病情的判斷等等都是。
除非精通各種小知識的桑野也熟知醫學(看來似乎沒有),
否則先天上,早坂只要搬出「請相信我的專業」,
就應該已經占了七成的贏面了。
所以桑野,你這是非戰之罪呀。
下回再找個機會扳回她一城吧!
例如跑去她家,笑她家又亂又髒之類的...
(說起來,目前都還沒拍過早坂家的樣子?)
而且早坂早就把藥包好帶著囉,
應該是早有預期自己可以順利達陣(笑)。
一句「你是專業建築師,我也是專業醫師!請讓我做好我的工作!」
還是讓頑強的桑野折服了。

裝無辜

請讓我做好我的工作!

只好....折服

脫衣聽診

要定時吃藥!
 
桑野雖然說他不讓別人進他家的用意是「跳脫人際關係」,
但是人家明明是為了擔心他昏倒才過來的,
他醒來的第一個動作,竟然是「先拉上窗簾,不給人看」,
我覺得這已經不是他講的那個理由那麼簡單了,
而是更深層的某種「聖地不容玷污」的防衛心理了吧。
他看著那個撞壞的隔板,
本來還以為,他又要像之前一樣,
因為「看不下去」而動手去修了哩。

你怎麼那麼不讓人看房間啊!

人都有自己的聖地!
 
其實桑野會生病,也是自己害的啊。
先是為了面子與拼一口氣而硬接下極趕的案子,
又不願意讓給別人做,
而且他又太容易被許多不容於自己原則的事分心,
(像是薑末要自己磨、杯子要順手洗、地板滴到要洗乾淨、
背景音樂要找對味的...)
才會把原本可以用於盡早完成工作的時間,
都拿去做那些可以稍後再做的瑣事了。

桑野昏倒

工作做不完了還大刷特刷

BGM一定要選對
 
如果是做事方式較有彈性的人,
應該是先以重要的事(完成設計圖)為先,
這些事就等拼完後再來補做即可。
男人會自己做家事、打掃是很棒的事,
只可惜桑野不願意有這樣的妥協,
危急時就變自己的絆腳石了。

忍不住又回來的連續動作(1)

忍不住又回來的連續動作(2)

忍不住又回來的連續動作(3)

忍不住又回來的連續動作(4)

忍不住又回來的連續動作(5)
 
還有那莫名的自尊心也是罪魁禍首。
他明明肚子很餓,
明明又必須弄一次麵線(&再清理一次),
他還是死不願意當人家的「剩菜處理機」,
就是要自己弄吃的就是了。
 
如果能趁這次的挫敗,
好好檢討一下是不是要調降自己的龜毛程度,
或是開始思索是否要找個可以相互在必要時幫助的伴侶,
倒也是一件好事,
但從他的態度以及「不如找管家即可」的想法,
這次的生病,大概沒有太多他願意吸收的經驗值吧。

知道結婚的好處了吧!

早坂想要娶個「老婆」,
而且也不排除「家庭主夫」的概念,
那不就一拍即合嗎,
想當年桑野也是在「老公當家」裡當過家庭主夫呀,嘿嘿。

好想有老公可以問他:要先吃飯還先洗澡
 
早坂被搶走隨身碟的那種「火大」,
我覺得帶有一些「可惡!差一點就可以進去看他家的說!」在內哩。
她那時還憤恨地要英治去按門鈴,其他人就可以趁機「扳開他家的門」。
連旁人也察覺到「早坂醫師怎麼今天異常火大」了。
好在最後還是成功了,沒看她後來在削紅蘿蔔時笑得很開心嗎。

我們趁機扳開他的門!

想必在吃營養餐吧!
 
還有那個洗馬桶時,坐墊一直掉下來圈住桑野的頭,
是在暗示他和小健很有緣嗎?
因為:小健有頸圈,桑野有馬桶坐墊嘛(笑)。

小健有項圈,桑野有坐塾
 
本日其他佳言摘選:
「我不做家事有礙到你嗎?」by早坂
「你有人際關係嗎?」by早坂
「我已經講第九次了!」by桑野
「看吧!沒話聊!」by桑野
「妳當我是剩菜處理機嗎?」by桑野
「不要隨便喝別人家的牛奶!」by桑野
「這裡沒有娛樂室嗎?」by桑野

這麼晚在這做什麼!

這又不是旅館!

醫院真無聊!

「很遺憾我家不能讓妳看。」by桑野
「又沒人說要看!」by 早坂

「很遺憾我家不能讓妳看。」

「討厭做家事,那妳結婚的困難度又更高囉。」by桑野
「不愛做家事不要怪到患者頭上來好嗎?」by桑野

「不愛做家事不要怪到患者頭上來好嗎?」

「不聽醫生的話又愛來醫院!」by早坂


「不聽醫生的話又愛來醫院!」

高中時的小滿

壞話大會開始!

全站熱搜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