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自信~

這次的雙巫鬥法,主審我個人私自覺得,算「平手」。
之所以這麼說,
是因為在第二次吃什錦燒時,
夏美說不過桑野對自己工作理念的堅持,
只能丟下一句「無藥可救」。
(上回是夏美的凜然說服了他,這次是桑野的堅持讓夏美卻步)
這裡算是桑野扳回一城。
但是到了隔天早上,
桑野卻又決定「繼續做這個案子」。
雖然無法斷定是否百分之百因為夏美對他說的那番話,
但如果沒有夏美找他出去溝通,
我很難相信他會臨時取消自己早就做下的決定。
因此,就姑且判定為「平手」囉。
或許嚴格來說,還得算夏美小贏(若純以最後的結果論)。
但她倒也是覺得莫名其妙就是(還在後知後覺中...)。


他居然說要去溝通理念!

我欠妳一次人情!
 
奈安呢?!

今天有兩個地方,我覺得桑野很帥。
一個是他對小滿講說「和妳無關」以及「我就是這麼怪」的地方。
他的決定確實是和知道小滿被簡訊騷擾有關,
卻又不承認是受到這件事的影響,
(其實這是拉近兩人距離的好機會呀!)
這裡怪雖怪,很讓人折服喔。
另一個地方是後續的,
「錢我賠總行了!」也是一樣,
為了忠於自己的原則,
他寧願賠錢,也不妥協。
(咦,我這樣不算變成桑野派吧。我是局部認同他的一些理念)

聽英治說你為了我而...

和妳無關!

「和我原則不同的人,我很難幫他蓋好房子。」
桑野的這句話,我也相當同意。
建築師與客戶間的觀念合不合,
也的確與醫病關係不盡相同。
醫生賣給病人的「產品」在於「把病治好」,
基本上病人未必有足夠的專業,
所以能夠堅持己見的地方並不太多,
雙方比較不會與據「治療方式」爭執;
但是建築師賣給客戶的是「建築設計」,
客戶是要住在裡面的,
如果雙方想法不同,不是建築師做起來不痛快,
就是客戶住起來不痛快,何必呢?

我只是想要蓋好房子!
 
但即便桑野那部份的話有道理,重點在於...
「原則與客戶相左,就只能選擇直接走人、放棄嗎?」
試著與對方溝通,讓雙方在原則上的差異縮小、直至取得共識,
問題不就可望解決了嗎?
如果談過之後還不能解決,
再來選擇「不蓋」,我想是比較明智的作法。
(其實事前能溝通好再決定簽約,會更好,但對他來講還太難了點)
夏美的「無可救藥」棒喝,還是有它的效果在,
真是可惜,澤崎或英治沒有追問「為什麼改變心意」,
不然我很好奇桑野會不會說「和那女人無關!是我自己的決定!」
桑野那晚回家時,並沒有玩欄杆。
個人強烈認為,那時的他,正在審慎考慮這件事,沒空玩!

今夜,不玩欄杆
 
其實兩人第二次去吃時,
從桑野受到她的恭維後,
開心地說了句「我做給妳吃!」,便俐落地動起手來,
可以看出桑野的心情明顯極好呢,一直微笑。
對方從批他那種常識只是用來炫耀的知識變成恭維,
形同是由負變正,給他的喜悅與自尊心的滿足就更大了。

我做的真的這麼好吃嗎?

有什麼話快說!
 
桑野的什錦燒講座也很精彩喔,
我覺得不亞於那次的「煙火講座」。
只是任誰和他一起去吃,
一旦被他當場指導成這樣,
都會像夏美一樣變得沒自信的啊。
(那派鐵板少女小茜來和桑野對戰好了)
有點像新兵從來沒學過打靶(或是,擲手榴彈?),
卻要在臨場打靶時,
才在學長的從旁指導下當場學順序、當場打,
總是會有點怕怕的吧。
不過夏美真的很認真睜大眼、誠惶誠恐地在聽桑野講,
原本要去拿美乃滋的,
一句「那不是正統吃法」,手就縮回來了,還道了歉,
可見她雖然不甚認同那種「用來炫耀的知識,而不是生活常識」,
但還是或多或少有在融入桑野的偏執世界喔。

謝謝你邀我

我有邀妳嗎?

可以吃了麼~

而且桑野煎好後,居然是~先.給.夏.美.吃!
害我猜錯了...本來以為他會先拿給自己,
然後再加一句「妳有煎到任何一塊嗎?當然我先吃!」之類的...
這算不算是桑野(無意識地?)偷偷在對她好呢(笑)。

我煎我煎我煎煎煎

只是沒想到夏美會為了第一次去吃之後在路上對他冷嘲熱諷,
而打了那通道歉的電話。
她明明應該知道「打去和桑野道歉,對方一定沒好話,聽了只會火大」,
但她還是打了。
從這裡看來,或許她心中也是隱隱在意著與桑野之間的關係吧。
但是「推薦桑野給小滿」又是什麼心態呢?值得玩味喔。

你這是用來炫耀的知識!
 
夏美的擇偶條件從「有基本常識、合群、生活型態和我搭」,
變成了「我要能懂他在想什麼」,怎麼看都像是針對桑野耶。
正由於她尚無法理解桑野為什麼原本說不妥協,後來又說要接,
所以才會(無意識地?)講出這樣的新條件,
也就是隱藏著「如果我能了解桑野就好了」的願望在內。
當然這也只是我個人的片面揣測而已。

妳的擇偶條件?

桑野很合妳的要求喔(笑)

什麼啦妳!

我要能懂他在想什麼
 
而小滿的擇偶條件從「有錢、有地位、長相好」到「心中只有我一人」,
這裡我就比較無法理解箇中的心理變化了。
今天他和英治或桑野間的互動,
好像也沒有促成這種想法的因素呀?
還是說是看了漫畫的影響呢(哎,我沒注意她怎麼描述漫畫的內容)?
 
他只要心中有我

小滿呀,以後講手機要小心別在陽台講啊。
雖然妳鄰居是可以當場回答妳疑惑的活百科,
但是那種「隔牆有耳」的驚嚇感,可是更甚的才對。
平均年收是440萬圓。40歲以上才會有600萬圓。1000萬要50歲以上喪偶。
這些數字不知是真的假的,又是哪一年的統計呢?
如果桑野也能把「統計年份」與「出處」也一併講出來,
那可真的要聘請他到「Yahoo奇摩知識+」當鎮站之寶啦。

竟然隔牆有耳(驚)!

桑野先生的擇偶條件?
 
桑野明明可以好好道歉的呀。
在對方都先說「就當沒這件事」之後,
他還是誠心的(在我眼中是如此)說了聲對不起,
這裡是讓我想稱讚他的地方。
如果這樣,一開始對方聽到桑野在罵他「小事愛抱怨」時,
就道歉不就沒事了嗎?
為什麼還要用「對不起,我以為你沒聽到」,
以及後來令人啼笑皆非的「應該沒事,因為你沒流血」
等讓人火大的句子呢?
如果說這才是桑野,
那麼有認識對方的夏美給他押陣壯膽,可真的差很多。
另一個驚奇的地方是,老闆說「隨便煎煎,開心就好!」,
竟然也沒有再吵起來。
這也要算是「夏美的神奇安定力量」囉。

對不起,以為你沒聽到

沒流血,應該沒事

實在對不起!
 
桑野在A片區外偷瞄到工頭在那兒租片(險些碰上),
這一段有點突兀,後來也沒有再帶到兩人的爭吵上。
是不是下一集與工頭吵架時才會爆開來呢?期待中。

狹路相逢!
 
今天也突然覺得澤崎很像桑野的媽媽或保姆耶。
打電話不會按外線,還得教他;
怕他不去道歉,還得強迫他先約時間;
為了說服桑野,還得偷偷幫他安排擦屁股救星....
這些不就像媽媽在盯孩子嗎(笑)。

最討厭道歉!

電話給你找好了!

他應該會聽妳的話!

我?他也不是心甘情願放我進去啊...
 
可是我覺得有點不公平耶。
對於小滿的問題,
紗織可以回答「沒想過這問題耶」,
可是英治回答「沒想過這問題耶」好像不太對(即:玩玩而已?)
但回答「是理想的對象!」,卻又被批好假。
那到底該怎麼回答比較好呢(思)?

你說啊!

你逃避問題!

男人可調教也!

曾是情敵竟有志一同

小滿去安慰桑野失敗後要回家,
小健卻自己坐在那兒不動,還要人家叫才走,
是不是偷偷在擔心桑野呢(笑)。

晚安

小健,回家了!
 
今日其他佳言摘錄:
「都這麼老了,還敢提條件?」by桑野
「不合群的人,我倒是馬上想到一個。」by夏美

「不合群的人,我倒是馬上想到一個。」

「竟然趁機罵我怪!」by桑野
「你也會有壓力啊?」by夏美
「妳是用什麼原理在攪拌的呢?」by桑野
「如果不會,為何不早說?!」by桑野

「如果不會,為何不早說?!」

「不好吃的話,我幹嘛煎得這麼辛苦?」by桑野

「不好吃的話,我幹嘛煎得這麼辛苦?」

「這作品很深奧。」by桑野

「這作品很深奧。」

*其他插圖:

啊?電話?

不自然的笑

被纏上很討厭

嘩,金田的網頁

他完全符合妳條件,去吧小滿!

火大!

拜託不要告訴小滿啦~

全站熱搜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