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搞搞政治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早起來就看到這消息,很爽。

台北地院的白板上,

「陳水扁」變成了「陳○扁」,

後面還多了合議庭所裁定的「羈押禁見」四個大字。

 

對於一個全國(OR全球)人民都認識他的傢伙,

為了保護被告身份而把名字的中間那個字變成了○,

反而更讓人覺得諷刺。

 

原本或許可在昨晚就完成的羈押庭,

卻因為被告自稱「法警打我」而多了一段去台大驗傷的插曲,

不過無損於法官們裁准收押,

(聽說票數是2:1

只能說是戲白演了,

陳○扁雖然多吸了幾口外面的空氣,

到頭來還是一樣得進去脫衣受檢!

(右手輕微拉傷,想來是刻意高舉手銬17秒時+法警壓他入車時自己造成)

 

而且多拖了一天,變成有特殊意義的1112日國父誕辰進看守所,
已經有人在說是「國父顯靈」了(笑)
說來也對,陳扁昨天進去接受偵訊時,
說他被收押的話,台灣國就誕生,
中華民國的國父孫中山先生焉能不出手阻止?!

 

其實這也不是壞事,

對於那些指稱馬總統老拿陳○扁當執政擋箭牌的綠委諸公們來說,

(雖然要求陳雲林叫「馬總統」的他們自己並不太叫「馬總統」)

這樣不就等於馬總統少了一大擋箭牌嗎?

應該是可喜可賀之事呀!

因為若自此展開針對馬政府執政之攻擊發起線的話,

2012收復台灣國將指日可待!

 

如果對此可喜可賀之事,

反而是要大吵大鬧、發動群眾包圍這、包圍那的話,

可是會持續降低自己的格調,

讓新聞焦點繼續停留在貴黨的幼稚之上唷。

所以,何妨與所謂超不愛台灣的另一票人,一起大喊:

「陳○扁 羈押禁見,爽耶」呢?

 

沒空理你們了,

本人中午要去吃好料一點的慶祝了。

相信今天一定會湧發慶祝潮的,

這可是陳○扁收押對於「愛台灣」的一大貢獻──刺激內需(笑)。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pchunters123 (pp) 站內: HatePolitics
標題: [震怒] 棒球賽程本來就對台灣不公平!!!
時間: Mon Aug 11 19:53:53 2008

沒有按照以下的排法
中共就不要說什麼台灣有主場優勢!!!
---------------------------------------

13日
0600韓國—日本     1000韓國—美國     1400韓國—古巴   1800中華—韓國

14日
0600古巴—日本    1000古巴—加拿大    1400古巴—美國   1800中華—古巴

15日
0600荷蘭—古巴    1000荷蘭—韓國    1400荷蘭—美國    1800中華—荷蘭

16日
0600美國—韓國    1000美國—加拿大    1400美國—日本   1800中華—美國

18日
0600日本—中國    1000日本—荷蘭    1400日本—加拿大   1800中華—日本

19日
1800中華—大陸

20日
0600加拿大—大陸  1000加拿大—韓國  1400加拿大—荷蘭   1800中華—加拿大

按:轉自ptt的HatePolitics板,笑點自己找喔,看不懂不負責!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實在搞不懂到底是完全照抄還是根本同一個小組拍的,
連台詞都幾乎百分之百一樣...orz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挾民意削弱透過黨中央改革國會、改革國民黨內部時的反彈。
2.      增加在未投馬的選民心目中當選總統的正常性。得票愈高愈不得不接受。
3.      拉大差距才能確保n個奧步都撼動不了,有「自然避奧」的功能。
4.      承上,也是避免如2004年般因差距極小而有驗票或抗議爭議。這次若只贏一點點,
我認為很可能再現類似當年的「凱達格蘭夜市」的景況(選前已經有「國民黨買票」的說法,
二者只要遭敗選者群體連結在一起,就很可能引爆)。
5.      讓民進黨徹底大敗(坦白講我覺得掉到四成以下才夠),才能促使它真正反省,
改革為優良的在野黨(可惜目前只見極少數民進黨人坦誠面對自己失敗的原因)。
 
以上是我目前想到的五個原因,所以那些大老遠或百忙中焦慮地跑回家投2號的朋友們,
就別再怪馬營選前「差距很近,有可能翻盤」的說法啦。我真的覺得是有必要那樣講的,
若講「如無意外會勝選」,就不知多少「懶懶」的藍色選民又會心想「反正不差我這票」,
那可就危險了。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不期望這封信能改變多少投票意向,但我熱切期盼藉著這篇文章,
讓我們盡可能的,從選舉熱情中稍微冷靜下來,在投票前思考一下,
自己到底是怎麼下判斷的?
 

    四個冷靜的想一想,不被選舉議題迷惑


首先,讓我們穩住陣腳,不要被幾個月來的「選舉語言」沖昏了頭。
我們不是要馬英九贏,也不是要謝長廷贏。
我們是在台灣歷史的岔路上,選一條對這塊土地有利的途徑。
我們要的,是人民的勝利。
這才是民主的真諦,這才是對「花四年僅能換得一張選票」的珍惜。

一、讓我們冷靜的想一想:過去四年、過去八年,我們過的快樂麼?
二、讓我們冷靜的想一想:這一票投錯了,往後四年是多麼的後悔?
三、讓我們冷靜的想一想:未來四年的總統,最重要的條件是甚麼?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按:下文之撰文者與燒錄檔製作者,均為PTT政黑板板友hopesign)

昨天"改變的力量"這支CF著實撼動我的心,
尤其是又一邊看著板友們的推文,更讓我熱淚
盈眶,好想跟著推文,可惜權限不足Orz。

看到好多板友都努力地拉票,真覺得好有心,
但如我一般,口才不好或者家中不談政治的,
總是難以啟齒用力拉票,怕造成反效果,
於是我只好訴諸道具...

我把女網友所做的"好好的投"和這支"改變的力量"合併轉成DVD,
單純地放給較少接觸網路的親友看,意外收到不錯的效果,
尤其是溫情平述著過去八年的種種後,"希望""改變"的訴求更能彰顯出來,
所以在此提供DVD燒錄檔(4m20s、64mb)給有需要的朋友。
只要我們多盡份心,多份關懷,正直和善良會回來的!!

DVD燒錄檔下載網址:
http://tinyurl.com/26drxv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為什麼會有「教訓民進黨」的效應?
因為民進黨前一陣子的動作太偏激,怨氣沖天。
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偏激?
因為要抱深綠大腿。
他們為什麼要抱深綠大腿?
因為執政沒做好又貪腐,淺綠與中間選民離去,只好顧緊深綠。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當天好天氣,別急著出去玩,投了再上路;
當天壞天氣,別懶著躲在家,投了再回家。
別以為贏定了,「不差我這票」,投了才算數;
別以為輸定了,「不差我這票」,投了還有救。
不喜歡立委人選,還有第二張政黨票。
不想投票,就等於把機會讓給別人幫你做決定,
到時再嫌選出來的人不好,也已經於事無補。
而且,也無法給胡搞瞎搞者失敗反省的機會,致使其變本加厲。
總之,一月十二日星期六,出來投票就對了。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某位淺綠朋友有這樣的疑惑:

台灣不是很民主嗎?為何李遠哲要為挺扁道歉呢?

我來解說一下。

李遠哲之所以必須道歉,

不單單是因為他挺扁所以必須道歉;

而是因為,當年他的一席話間接幫助了阿扁當選,

而現在阿扁變成和他所背書的那個「向上提升」的阿扁相去甚遠。

如果他只是一介小民,當然他愛挺誰就挺誰,沒有這樣的問題。

但既然當時他以「眾望所歸的大學者」之姿,靠自己的光環加持阿扁,那麼他當然就應該為自己的背書失敗而道歉。因為他那番話,害許多人聽信了他的話而誤投阿扁。就這麼簡單。同理,馬英九也應該為誤挺許財利而向基隆選民道歉。這樣子公平了吧?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來分析一下2260(趙建銘在看守所的編號)為什麼能有特權。

首先,2260可以拆成:2x2x5x113

是不是覺得很礙眼?人家25都嘛是個位數,

唯獨一個113是三位數晾在那裡,與眾不同。

這是因為113是質數,再也分解不下去了,變得很突兀。

 

但是各位看看,113+7=120120就可以再分解為2x2x2x3x5

才加了7(加了妻,=娶了陳小姐),

就可以把分解不掉的質數113變成可分解為個位質數的120

這不是特權是什麼?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日戶外大雨滂沱,出去吃個飯噴得褲子都是雨水,心裡正犯嘀咕時,腦中忽聞仙姑「傳音入密(不懂此詞者,請參閱金庸/梁羽生等武俠大家的作品),要一解我對於「罄竹難書」用法的疑惑。

 不暪各位,那天聽得陳先生在就職週年那天充當一日志工,在沙灘上作勢清理垃圾時,以「罄竹難書
」稱許志工,著實讓我百思不得其解。日昨又聞教育部長杜老於立院接受質詢時,以「事情很多,把紙用光了都寫不完」來解釋,卻不言明是好事還是壞事,更教人愈發疑惑。

因為,根據我數十年來接觸的數千冊小說、漫畫、課本,只要用到「
罄竹難書」,似乎指的都是「壞事做得過多,連用光竹簡也寫之不盡」的意思,怎麼會變成形容志工,或是形容「事情很多」呢?
 

還好,仙姑在大雨中的午後適時傳音入密,給了我一些解開謎團的線索。她以每分鐘二十字的速度,不疾不徐地在我腦中說道:

 先生在讚揚志工團體時用罄竹難書,有以下五種可能:


其一為果不知罄竹難書之意
但這機會是很低的,要進台大法律系可也要考國文啊。這高材生怎麼會不知罄竹難書呢?莫非天命保佑,正好沒考到他不會的那幾樁?

其二為坐了高位可以亂用裝創意
可能陳先生還小的時候,寫作文時不小心用錯了罄竹難書,遭受夫子訓斥,於是留下了童年陰影。時光飛逝,陳先生終於得以揚眉吐氣,心想:夫子,您聽我今日用罄竹難書,連你大老闆杜先生都要為我開脫!人生爽快事不過如此。但想陳先生生性豁達,應不至於記恨如斯久。

其三為呂氏的「涉世未深引起廣大迴響,需要分庭抗禮飆成語
明明這些天的報紙頭條,陳家是主角。偏呂氏天外飛來一筆「涉世未深,以關心之名行揶揄之實,還佔了許多篇幅呢。不成不成,要把聚光燈重新拉回來,所以也來個成語互別苗頭吧。

其四為寫演講稿的幕僚陷害
其實寫稿的孩子暗戀「俊馬已久,終於趁陳先生日來內外交迫,沒空細究講稿之際,來個罄竹難書,陳先生忙著做手勢與表情,也就照唸出來了。

其五為分心怨小趙
先生在讚揚志工團體時,一時恍神想到女婿小趙:害女兒大了肚子,親家摀了巾子,媒體撩了底子,太座傷了腸子,自己失了面子;不禁脫口而出罄竹難書啊!

最後,仙姑也不禁怨怨沈小雄:都是你起的頭,害我們談可能性時,都要寫足五個才稱頭。  


聽完仙姑提點的五種可能,給了我許多靈光乍現的線索。基於前幾天生日的福爾摩斯作者柯南.道爾(
Conan Doyle)的追根究柢精神,我馬上想到,也許還有其他的可能。趁著腦汁未乾之際,也搭配著仙姑的傳音入密,與各位分享分享:

 1.陳先生對於教育部長杜老摧毀支那文化的速度過慢感到不滿,因此故意要用錯成語,害杜老被立委質詢到滿頭包。 

2.
陳先生心想,支那的成語是支那的成語,台灣這裡要怎麼用成語,是「台灣人的事,你們支那立委在台支那人等等,一律沒資格過問!就算要說「罄竹難書」在咱們台灣這兒是春節賀詞,對岸的敵人,或是不愛台灣的人,誰也管不著!
 

3.志工們在當志工之餘,常私下抱怨陳先生,讓他出糗,所以他用罄竹難書來批判這些人的行為。 


4.
陳先生其實是想講自己「慶祝難輸,慶祝弊案再怎麼多,自己都不會輸,更不會下台,但又難以開口,只好用這種方式講出來。

 

以上是我在接受仙姑啟迪下想到的幾種可能,至於事實在不在其中,就不得而知了。仙姑平日相夫教子,不食人間煙火,哪位看倌有興趣看她日常文章的,就請到這裡瞧瞧囉!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趙先生的窘樣,我突然想起國中時,國一的國文課本中學過的,

胡適在「母親的教誨中寫過的一句話:

「娘(涼)什麼!老子都不老子呀!

怕各位忘情節,在此介紹其橋段如下:

 有一個初秋的傍晚,我吃了晚飯,在門口玩,身上只穿著一件單背心。這時候,我母親的妹子玉英姨母在我家住,她怕我冷了,拿了一件小衫出來叫我穿上。我不肯穿,她說:「穿上吧!涼了。」我隨口回答:「娘(涼)什麼!老子都不老子呀。」 

沒錯,胡適的阿姨要他天涼了多加件衣服他卻自以為俏皮地回答:爸爸都不在了,還管它什麼娘(涼)不娘(涼)的!後來自是免不了受到母代父職的嚴母一頓責罰。 


好了,鏡頭轉到現代。

雖然狀況天差低遠,但在趙先生說要捐出「部份獲利」後,

案情卻不斷向上發展的趨勢來看,

我也想向他說:「捐什麼!駙馬都不駙馬呀!」

是呀,還有什麼好捐的?如果證明為內線交易,你連不法利得都要全部吐出來,而且要罰好幾倍,還捐什麼捐?
到時候,你連「駙馬」一職可能都保不了了,還捐什麼捐?
故謂之:「捐什麼!駙馬都不駙馬呀!」 

當然囉,如果有人指控我這句模仿得不好,因為「捐」和「駙馬」之間的關係,並非如「娘」(涼)和「老子」的關係的話.......
那我願意再努力變化出一些新句子來,給大家參考使用:
例如「捐什麼!A錢都不A錢呀!」(錢到頭來都沒A到了,還捐什麼捐!)
或是「捐什麼!牢飯都要牢飯呀!」(都要去吃牢飯了,還捐什麼捐!) 

寫到這兒,我又想到胡適同一篇文章中的其他句子也可以拿來用一用。
「你要學他,不要跌他的股。」(你要學學岳母炒股的功力,不要丟她的臉)
還有
「你總要踏上你老子的腳步。」(唔,趙先生確實有些行事和老爸是一個樣兒)

 當然囉,如果趙先生捅出來的摟子,可以像胡適的媽媽試圖用舔的治好他「眼翳病」(根據課本註釋,是一種「眼珠上所生障蔽視線的薄膜」)一樣解決的話,也許簡女士會想試試看,舔舔寶貝兒子的眼珠,讓他看清事實的殘酷也說不定?

談到這個,又要想到趙先生疑似拿媽媽當人頭炒股搞內線、陷母於不義的不孝之舉了。唉,算了吧,眼翳病要真是舔幾下就會好,又何需醫生?內線交易要真是捐些錢就沒事,又何需法律?
 


紙灰飛揚,朔風野大,只有遙祝官司纏身的諸位,早死早超生囉。阿門。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哲男介入外勞事務是否出自陳水扁的指令,是解讀陳哲男所涉包括高捷案在內諸案的關鍵因素。

總統府的說法是:外勞事務非總統府之職權,更非副秘書長陳哲男之職責,所以總統府絕不可能派陳哲男處理外勞事務。

但是,最近出現的跡證顯示,陳水扁不但親自指令陳哲男掌理外勞事務,而且他們二人的統屬關係極可能是「單線作業」,繞過了總統府內的體制架構。

「單線作業」本見諸情報體系,謂指揮者與受命者是「一對一」的直接連繫,脫離了上下左右的其他組織關係。

此一跡證在邱毅所公開的兩件公函中已清楚地呈現出來,本報十一月十二日社論曾談論過這兩件公文,此處再補充數語。

這兩件公函,一件是陳哲男發給行政院秘書長邱義仁的,另一件則是邱義仁收文後轉知勞委會等單位。陳哲男在函中告訴邱義仁,他剛奉總統之命訪越南返來,特再奉總統之核示,就越勞事務等請行政院「卓處賜復」。這件公函之特異處在雖屬公函性質,卻是出以私函的形式,落款的發文者是「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哲男」的簽署,卻不是以總統府或總統府秘書處的名義發出。而邱義仁函令勞委會等,亦稱「儘速卓處逕復(陳副秘書長哲男),並副知本院」,亦即要勞委會等儘速直接向陳哲男報告,並以副本呈知行政院即可。也就是說,勞委會等在回函時,應「逕復」陳哲男,而不是行文總統府或總統府秘書處,再轉陳哲男。

這兩件公函顯現的圖像是:陳哲男跳開了總統府的組織體制,以個人官銜直接就越勞事務等去文行政院,而行政院亦函令勞委會「卓處逕復」陳哲男,卻不是復文總統府秘書處。這個圖像確有幾分「單線作業」的況味,顯然當時陳哲男奉陳水扁之命掌理了一些相當獨特的個案(包括越勞事務),而非總統府正規體系所能預聞。也就是說,陳水扁不但指令陳哲男掌理包括外勞事務在內的專案,而且陳哲男直通天聽,不受總統府組織體制的約束。

這兩件公函也顯示,陳哲男當時儼若總統特使的身分,與越南總理府人員除了論及越勞事務外,亦談到為陳水扁安排「度假外交」等事項;若由前此及嗣後的政策發展動向來看,陳哲男當時其實只是在進行「外勞籌碼/南向政策/度假外交」的多角操作而已,這是當年的外交重頭戲,陳哲男奉命參與其間,是可以想像之事,於今尤無必須遮瞞之處。

因此,問題在於:總統府現在為何要否認這些事實,亦即為何要否認曾經指令陳哲男掌理外勞事務?

總統府否認這一切,當然是因高捷案的核心弊竇之一即在外勞問題。若總統府承認指令陳哲男掌理外勞事務,陳哲男萬一挺不住,火就會燒到總統府。待火燒到總統府後,又可能出現兩種結果:一、陳水扁雖指令陳哲男掌理外勞事務,但弊案與陳水扁無關;二、弊案也與陳水扁有關。

現在,這兩件公函已證實陳水扁確實曾指令陳哲男掌理外勞事務,則總統府即不能再持「總統府絕不可能派陳哲男處理外勞事務」之立場,而必須面對這兩件公函的「新事證」,重新對國人作一交代。

至於總統府又辯稱,陳哲男涉及外勞事務是因越方主動提及,而陳哲男被動回應,不能證明總統府介入外勞事務。但陳哲男既儼如無所不包的「全權特使」,返國後又「奉核」督辦,明明如此而總統府猶謂沒有介入,豈不是愈描愈黑?

總統府說「未派陳哲男掌理外勞事務」,謊言已被拆穿;總統府發表關於陳哲男炒股的報告,則甚至連交易總金額也不敢交代。總統府若是為了替陳哲男隱瞞,那是何其不智;因為,欲蓋彌彰,國人反而皆將怨怒轉移到為陳哲男隱瞞的總統府頭上。反之,倘若總統府這樣做,不僅是為陳哲男,更是為陳總統護航,則一旦真相揭曉,就真正難以收拾了!

這兩件公函揭發了陳水扁指令陳哲男掌理外勞事務的真相,總統府應當先為前此所說的謊言致歉,再將何以要說謊的理由「向人民報告」!

【2005/11/15 聯合報】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斯斯有兩種,陳哲男的出國差假有三種。

第一種,是有請假紀錄的差假;第二種,是查無請假紀錄的差假,總統府稱是不假出國;第三種,是總統府承認他請了假,但未送假單,所以也未留紀錄。

邱毅最近取得了總統府及行政院的公函真本各一件。其中載明,陳哲男在九十年五月二十九日至六月一日率團赴越南訪問,與越國總理府官員討論越勞等雙邊事務,返國後,「奉(總統)核請貴(行政)院卓處賜復」;行政院秘書長邱義仁收文後,亦立即函令勞委會等部會「儘速卓處逕復,並副知本院」,亦即要勞委會等儘速直接向陳哲男報告,並以副本呈知行政院即可。

這兩件真本公函,以及邱毅一併公開的陳哲男「越南報告」,不啻將陳哲男的角色及他與陳水扁的互動關係作了更清晰的呈現,其效應不下於稍早出現的雙陳濟州賭場照片,至少引發了下列三點疑問:

一、陳水扁曾在電視上說,總統府甚至連陳哲男謊稱在台休假卻實際出國的紀錄,皆亦查出交高雄地檢署;則何以現在還會出現這種「請了假,未送假單,亦無請假紀錄」的情事出現?若謂陳哲男這次九十年五月的越南行竟然是「請了假,未留紀錄」;則總統府稱陳哲男九十一年十一月的濟州行是「未請假,亦未留紀錄」,如何還能取信於民?反正,請假或不請假皆不留紀錄,則「不留紀錄」即可能原來就是總統府預留的操作空間。亦因此,總統府稱,陳哲男九十一年十一月的濟州行「查無請假紀錄」,或「總統不知情」,已無公信力可言。

二、陳哲男的濟州行,與陳敏賢、嚴世華、王彩碧等同行,被指是考查韓國「國對國引進外勞事務」。當時,總統府辯稱,外勞事務非總統府之職權,更非副秘書長陳哲男之職責,所以總統府不可能派陳哲男處理外勞事務。但是,這次的兩件真本公函卻明白指出,陳哲男至少早在民國九十年五月間就已介入了外勞事務(濟州行尚遲在一年半以後),且在赴越前及返國後均曾稟報陳水扁,並呈有「越南報告」;而行政院更函令勞委會,就有關外勞事項「儘速卓處逕復(陳副秘書長哲男)」。這些白紙黑字所指證的是:陳水扁確曾欽命陳哲男處理外勞事務;可見前此總統府稱不介入外勞事務,又稱未指派陳哲男介入外勞事務云云,皆是一派謊言。

三、這兩件公函及「越南報告」更顯示,陳哲男在總統府內的角色相當特異。那次越南行,陳哲男不但與越南官方談及越勞事務,更欲為陳水扁赴越「度假外交」鋪路,又論及收購銀行事,還談到代越南訓練管理、金融、農業人才等等。這樣的陳哲男,儼然已有總統特使的架式。且陳哲男行前向總統請示,返國後又向總統呈遞書面「越南報告」,具見鄭重其事,更足徵此行是銜陳水扁之命。這般重要的行程,府方如何解釋「請了假,但未留紀錄」?是否本來就不要留下紀錄?或故意不留下紀錄?或原有紀錄但後來湮滅?據此以論九十一年十一月的濟州行,是否同樣亦是「請了假,但未留紀錄」,更使人對於是否曾有一本所謂的「韓國報告」留下了想像空間!

總統府在說謊,總統府在欺騙國人。高捷案爆發以來,總統府所作種種辯解,起初一聽就覺得言詞閃爍,如今果真證實皆為謊言。正因總統府謊話連篇,所以愈描愈黑,愈攪愈臭;而高捷案鬧到現在這種難以收拾的地步,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總統府不說真話,一直在騙人。

如今,這兩件公函證實了陳水扁至少早在九十年五月即欽命陳哲男掌理外勞事務;那麼,陳水扁前此為何要說謊?而總統府又究竟介入外勞事務到了什麼程度?且何況陳哲男至少已有兩次涉及外勞的差假均未留下紀錄……。

種種切切,謊言已經戳破,說謊的人該給國人一個交代了!

【2005/11/12 聯合報】

horo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